【王凯水仙/然赵】夏无酷暑 ·上

坑了有大半年了吧,近期努力填上🌝

晚街听风:

套用了《如果蜗牛有爱情》许隽番外篇里穆曈的嗅觉逆天设定


案子是原著番外里一个案子改编而来。


CP:然赵  后续可能会有季度

以下正文




李熏然第一次见着赵启平是个盛夏的午后,天气很热,警队宿舍的空调偏偏这时故障了。一个难得的午休睡的李熏然一身湿淋淋的,李熏然在卫生间里冲了个凉水澡,看了看衣篓里汗湿的衬衫渍了声。

“去他大爷的午睡。”

屋外晴空万里,从宿舍到警队大楼的路上是一排排的大树,走在绿荫下风带过却有些凉爽。李熏然只认得出那棵榕树,印象中它一直在,模糊的记忆里他隐约记得有那么一个人将自己从树上推了下来。思及此他的后脑勺便有些隐隐作痛。

一个电话将这份宁静打破。

市六院出了一起命案,一位医生被杀害,同时警方抓捕了3位嫌疑人。李熏然赶到局里时三位嫌疑人刚好被带到局里,季白指派着人给他们做笔录,看到李熏然后指了指他的办公室,李熏然点了点朝办公室走去。

前线的警员将资料传了回来,死者被锐器刺伤,大出血死亡。凶器在医院六楼的垃圾桶里找到,而上面检验出的指纹除了死者剩下的的几组便是那三位嫌疑人。李熏然看着资料陷入了沉思,他有种很强烈预感凶手就在这三人中,但他找不到明确的证据。

“咚咚”突然的敲门声打断了李熏然的沉思,李熏然回头,一个陌生的男子站在门口,阳光照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模糊,却又让人觉得温暖。

“咦,三哥不在吗?”

“刚还在外面,估计在审讯室,你是?”

“我叫赵启平,是六院骨科的医生。三哥让我过来说有事让我帮忙。”

李熏然不是很懂季白为什么要请一个案发医院的医生过来,作为下属他对季白的这种做法表示不认同,但作为朋友他选择相信季白,他这样做必然有他的原因。

“刚睡醒最好别吃糖,空腹吃糖会影响人体的酸碱平衡和代谢平衡。”

李熏然瞪大了眼睛,他吃糖已经是半个小时前的事了,在这期间他还喝了不少水,他是怎么猜出他吃糖还是睡醒空腹吃糖的。

赵启平笑了笑:“你身上还有股沐浴露的气味,嘴唇边上还有些牙膏干涸后的白渍,以及我闻到了,是kpokaht。”

眼前的人不仅是个医院,他的观察力、嗅觉更让人惊叹,李熏然突然有些懂季白为什么让他过来。

“启平,你跟我过来。熏然你也过来。”季白拉着赵启平的手到三个审讯室轮流走了圈又把人拉回了办公室。

“怎么样?”季白点了根烟。

“第一个人身上有跟死者身上一样的洗衣液味,也有死者身上的香水味。虽然再哭但不是眼泪,是眼药水。”

“第二个人身上有消毒水的气味,还有血腥味。消毒水的味还挺新的,应该是下手术没多久,但是她身上也有死者的香水味,跟死者关系不一般啊。”赵启平说完渍渍了两声,眼里的不屑似乎在说死者活该。

“第三个人呢?”李熏然问道。

“第三个,消毒水、血腥味、胶带味、以及”赵启平停了下来,看向李熏然的眼神里充满了得意,李熏然有种错觉,他似乎看到赵启平再跟他撒娇,让他夸他。

“以及什么?”

“福尔马林的气味。虽然我也是今天才到六院报道,但是我看过记录今天没有移植手术,也没有新的器官入库,他身上怎么会有那么新的福尔马林的气味?”

前线警员还没看过死者,所以传回来的信息里漏了一项,死者心脏被人挖走,而福尔马林却是浸泡器官用的防腐剂,答案不言而喻。

季白立即派人搜查了三号嫌疑人的家,果然在她家中搜寻出了被保存完好的死者的器官。

“启平,谢谢你。”

“口头谢我不如请我去mit酒吧,万一碰上了我的梦中情人呢?”赵启平靠在门边笑的一脸灿烂。

“改天吧,今天还有事情要处理。”

“三哥,你啥时候有个这样厉害的朋友?”李熏然看着赵启平离开的身影,李熏然有种感觉赵启平很孤单,他并不是很快乐。

“三年前的海市的校园投毒案,他是其中之一的受害者。药物的副作用让他失了味觉,但他的嗅觉却因此变得厉害。”

李熏然走到了窗户边,赵启平刚好走出大楼,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看他,他抬头然后见到了李熏然,赵启平朝他露出了一个微笑,扬了扬手转身朝停车场走去。

评论
热度(25)
  1. 许教授的墨墨晚街听风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坑了有大半年了吧,近期努力填上🌝
©许教授的墨墨 | Powered by LOFTER

感情来了什么都磕
李熏鹅的脑残粉!
一个大写的鹅吹!
小公举的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