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裴尚轩X秦明】 Trick or treat

  • 这是一个水仙

  • 一个半真人真事的梗,然而被我写的特别的烂_(:з」∠)_

  • 被喂狗粮心里憋屈 

  • 大家万圣节快乐~\(≧▽≦)/~    


以下正文

“Trick or treat?”

 

门外是一个黑发少年,脸上画着几道伤疤,背后是一双小小的恶魔翅膀。秦明这才想起今天是10月31号万圣节。

 

“我不吃糖家里也没有糖。”秦明直白的回答道。

 

黑发少年单手撑着下巴,眉头皱了皱道:“那就只能恶作剧了。”


唇与唇之间的碰触是一阵薄凉,秦明眼睛睁得大大的有些不可置信。等他反应过来时少年的唇已经离开了,像是恶作剧成功般对着秦明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。

“Happy halloween!”

 

在24岁的这年秦明丢了初吻,让他气恼的是他还不知抢他初吻的少年的名字。秦明觉得自己亏大了。

 

从那之后每年的万圣节秦明总会在家里准备好糖果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开始期待敲门声,他将这种情绪归纳为想见那个少年,见着那个少年后教训一顿而已。每一年的期待总是落空,突然出现的少年又突然消失。他试图通过记忆从局里的档案库寻找少年的信息,却怎么也查不到。

 

又是一年万圣节,今年的万圣节龙番市似乎有活动,街道两旁的树上挂上了南瓜灯笼。不少商家门口都布置了不少万圣节的搞怪易拉宝。一个外来节日逐渐融入了大家的生日。

“Trick or treat?”

 

李大宝伸出手,像秦明这种无聊的人怎么会给糖果呢,她不过是给自己的恶作剧找个借口而已。当秦明从口袋里拿出几颗糖果扔她手里时,她挂鼻梁上的眼睛险些掉了下来。


“不错啊老秦,还知道万圣节准备糖果啊。”李大宝拆了一颗,草莓味的糖是她中意的。

“吃还堵不住你的嘴,闲的话把昨天那个案子的结案写了。”

 

李大宝从座位上起来的动作比之前大了一倍,椅子摩擦地板发出尖锐的刺想,秦明揉了揉耳朵正欲发火李大宝却先一步离开了办公室。

一上午李大宝都没有回来,办公室安静的很除了中途林涛过来给了他一个苹果。秦明看了眼桌上的苹果,有些心烦的收了笔。今天一天他心里都有些慌张,他不知道自己在慌什么,最近也没有什么值得他心慌的事,但他就是慌,没有理由。到了下午他终于受不住这种心慌提前离开了局里。


10月底的龙番市已经进入了初冬,风吹的人禁不住拉了拉领子。路过花店秦明破天荒的下车买了一束玫瑰,脑袋在一瞬间短路了,一个买花的念头一闪而过接着他就行动了。等秦明回到车里看着副驾驶上的那一束花,他今天真的太不正常了。

钥匙向左转动2圈半,门咔嚓一声打开了。秦明从鞋柜里拿出拖鞋换上,公文包随手扔在了沙发上。他找了半天才勉勉强强找出一个能称之为花瓶的东西,将玫瑰放进花瓶撒了些水,秦明满意的看着他的作品。家里放束花也没什么不对的。

“叮咚”门铃声响起。

“Trick or treat?”门外是一个带着南瓜头套的男生,他的脸被遮住了但秦明听出了他的声音,声音不似4年前那般稚嫩,带上了一些成年后的成熟感。是4年前那个夺走了他初吻的少年。

“没有糖果的话我可是要恶作剧了。”最后一个词尾音向上翘透露出了主人心情的愉悦。

“那你这次可要失望了。”秦明抓了一把糖放在了少年手中。


头套被摘了下来扔在了一旁,少年佯装生气的鼓起了腮帮子,这模样让秦明想起了李大宝在办公室养的那只花栗鼠。

“好气哦你竟然有准备。”

“如果没准备你想做什么?”秦明问道


“我想亲亲你”少年如是说道,他看着秦明眼中满是真诚。

“玩笑别乱开,糖要到了你也该离开了。”秦明做出送客的姿势,他往里挪了一步握住门把。在门即将关上的顺间青年挤了进来。


“你该离开的,我并没有邀请你进屋。”


“我确实应该离开,但我内心的声音告诉我如果我像四年前那样离开,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。”

“我叫裴尚轩,从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上了。”裴尚轩将秦明困在自己与门之间,明明俩人身高身材相仿,裴尚轩脸上还透露着一丝丝的稚气,这样的他却给秦明一种压制感。

 

“我们并不熟”

“从今天开始就熟了,因为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。”

“但你现在应该离开,这是我的家。”


“好吧好吧,看来表白失败了。不过我不会放弃的,请多指教我亲爱的邻居。”裴尚轩再一次的偷袭了秦明,趁着秦明的呆愣跑开了。

 

四年后的相见,同样的万圣节和吻。不同的是这次多了一个告白以及一个关于永远的诺言。


评论(2)
热度(58)
©许教授的墨墨 | Powered by LOFTER

感情来了什么都磕
李熏鹅的脑残粉!
一个大写的鹅吹!
小公举的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