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过去几年里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,我以为我所定义的同类即为真正的同类。

评论
©许教授的墨墨 | Powered by LOFTER

感情来了什么都磕
李熏鹅的脑残粉!
一个大写的鹅吹!
小公举的❤